精彩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报送平台 > 100分 > 正文
 
 

我们为什么要称呼普氏原羚为“中华对角羚”

媒体:原创  作者:中国绿发会
专业号:中国绿发会 2020/2/10 17:59:26

中华对角羚(普氏原羚)又叫滩原羚、滩黄羊等,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列为濒危动物。是中国特有的物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目前仅分布在青海湖周边的小部分区域。曾经广泛分布于内蒙古、宁夏、甘肃及青海。因上世纪六十年代三年自然灾害中被人类大量猎杀,加上生存环境不断恶化,其种群便迅速减少,环湖地区成了其最后的家园。上世纪90年代,我国环湖地区仅存于不到300只中华对角羚,加上寄生虫侵扰、草场被网围栏分割、冬季无水喝、被狼捕杀等危境,数量不断下降,已经处于随时灭绝的危险边缘!

中华对角羚保护地·青海湖葛玉修主任(图源网络)

但近几年,在政府重视、青海湖景区管理局等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下,特别是中华对角羚保护地的保护作用下,最新数据显示,中华对角羚公开数量已经突破了2700只,创历史新高。

中华对角羚(图源网络)

中华对角羚(来源葛玉修主任)

葛玉修主任2020年1月30日拍摄(上面4张)

中华对角羚最初于1875年,由俄罗斯博物学家普热尔瓦尔斯基(Przewalski)在中国内蒙古鄂尔多斯草原上发现,俄国政府为了对Przewalski进行表彰,将当时的中华对角羚命名为“普氏原羚。《户外探险》2008年第02期中的《普氏探险》一文,详细介绍了Przewalski发现了中华对角羚的过程。

普氏野马原羚发现人——沙俄军官普热瓦尔斯基的本来面目(图源网络)

“然而这位Przewalski不仅仅是一位博物学家,更是一位罪恶满满的沙俄职业情报军官,是一位历史罪人,他不仅大肆掠夺我国西夏文物,还凶残杀害我国40多位藏族同胞”,中华对角羚之父葛玉修曾在一次访谈中谈到:“他借用科考名义,窃取了大量政治、经济、文化情报,通过考察,绘制了进攻中国的路线图,这为后续入侵做了大量的准备”。大小熊猫哥在《普氏野马原羚发现人——沙俄军官普热瓦尔斯基的本来面目》中也一边肯定了Przewalski在博物方面做得研究,另一方面也大力谴责了其在中国大肆屠杀的行为。

《普氏野马原羚发现人——沙俄军官普热瓦尔斯基的本来面目》节选(图源网络)

笔者摘录了几段:

1. 在第三次探险中普尔热瓦尔斯基在西藏发现并猎获了野马。俄国的生物学家惊喜地发现,这种野马是‘世界上一切野马之母”。他们欢呼普尔热瓦尔斯基找到它们是“了不起的探险发现”。俄国沙皇亲自将这种野马命名为“普尔热瓦尔斯基马”。

2. 考察队前往拉萨的途中,藏人坚决不为俄国人做向导,普氏遇到两个蒙古人,蒙古人也不愿意向导,普氏便命令他们随行,逼迫他们谁要逃跑,就开枪杀了他,蒙古人被迫告诉了普氏去往柴达木盆地的路。在考察长江源时,普氏考察队与果洛部落人发生冲突,发生两小时枪战,结果普氏一方武器先进,打死了40藏民。在中国的土地上,大肆杀戮,这是普氏的罪行。

3. 普氏这个人尤其复杂,身上鲜明地兼具天使和魔鬼的双重本性。为了猎取荣誉,为了达到目的,他不惜采用各种手段,包括大开杀戒,既杀人也杀动物。

4. 母马被制成了标本,从此轰动西方,因为这是世界上仅存的野马种类,新疆野马从此被称为普氏野马。普氏野马的名字被传到欧洲以后,殖民者开始疯狂地来新疆捕猎野马,以至于后来原生野马的彻底消亡。

在了解到Przewalski的行为后,葛玉修强烈主张:“中国独有的羚羊物种,应该拥有一个中国的名字”。经与几个专家、朋友研究,考虑到普氏原羚为我国所独有,雄性长着一双与其他羚羊不同的相向对弯的黑色环棱状犄角,葛玉修发出了给普氏原羚起一个中国名字——“中华对角羚”的呼吁,青海师范大学、青海民族学院、西宁部分中小学2600余名师生在条幅上签名支持。中国林科院李迪强博士、时任青海省林业厅高级工程师张德海等称赞“中华对角羚”这个中文名字,既具有明显的外部特征又具有浓烈的民族情结,还不与国际命名相冲突。在葛玉修的奔走呼号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中华对角羚”这个名字越叫越响。

葛玉修主任在一次讲话中谈”普氏原羚“命名由来(图源绿会)

葛玉修主任为中华对角羚写的8份建议,均被《决策参考》刋用

正如习总书记而言,坚定文化自信,是事关国运兴衰、事关文化安全、事关民族精神独立性的大问题,古往今来,世界各民族都无一例外受到其在各个历史发展阶段上产生的精神文化的深刻影响,而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一个抛弃了或者背叛了自己历史文化的民族,不仅不可能发展起来,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幕幕历史悲剧。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化自信(图源网络)

为什么我们更希望把“普氏原羚”叫做“中华对角羚”?或许理由不足以上升到国家政治层面,只是我们不愿意忘记惨痛的历史,更愿意坚持我们的文化特色、民族精神!如大小熊猫哥所说:“这些物种早被中国人认知,并不因为Przewalski他们的发现而改变,因为这里不是新大陆,这里一直是中华的土地”。如中华对角羚之父葛玉修所说:“我们不反对别人叫它普氏原羚,但我们希望中华对角羚这个名称在中国、在世界上越来越响”。

中华对角羚(葛玉修摄影)

整理/LIULIU 审/GYX 编/angel

阅读 211
会员信息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