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工作做法 > 心得体会 > 正文

那片消逝的森林

媒体:原创  作者:小杨
专业号:小杨 2014/7/25 20:31:20

那片消逝的森林

江西省贵溪市第一中学 21603班 江雅慧 邮编:335400 指导老师:杨天武

引子

我曾有个好朋友,却因我而离去。

我也曾有个家,却因我而摧毁。

我心里也曾有一片绿带,却因我而枯萎。

我曾在这片圣洁的森林中许下承诺,却被利欲蒙蔽了双眼。

所以我要弥补自己曾经的过错,重新点亮这片生命的绿洲。

 

正文

一个偏远的山村

在那里,有一片非常茂盛的森林,无人打理,却日益生机盎然。因为这片森林,使得村庄的人们都得以它的庇佑,幸福且快乐地生活。可是有些贪心小人,想从树木中牟取暴利,想要乱砍滥伐。可是不知为何,这片森林中却没有一颗树被砍倒,反是那些想砍树的人们不是被斧头伤了脚,就是被石头绊倒半天也爬不起来了。

“狗蛋,狗蛋!”一个身穿黄布甲的小胖墩背着个布袋从后面追上来,气喘吁吁地喊着。

那名叫狗蛋的小男孩停住了脚步,诧异地回过头:“小胖,什么事这么急啊?”

“你爹,你爹,你爹他……”

“俺爹怎么了?”狗蛋着急地揪着小胖的衣领,问道。

小胖微微深呼吸了一口,急匆匆地说:“你爹受伤了!”

狗蛋听了一惊,转身慌忙跑回家了。

 

狗蛋踏进院子,就听见邻居们都在议论。

“这王二,又在砍树,村尾的那带就那么几棵,再砍下去就没了,作孽啊!”

“就是,就是,要不是被狗蛋他爹拦住,那剩下的几棵树,捉摸着也要没了!”李大娘放下手中的活也附和着。

张婶摇摇头,叹了口气,说:“只可惜啊,狗蛋他爹为了那几棵树被伤到手臂,流了好多血嘞!”

“哎,这王二真不是人,那么几棵树都不放过,要不是山头上那森林有神灵保护,恐怕也要被王二这没良心的人一锅端了!”李大娘也叹了口气,见狗蛋在听她们谈话,说:“狗蛋,你还不进去看看你爹啊!”

狗蛋回过神来,跑进了屋子。

“爹,爹!”

“你这孩子刚进门就嚷嚷个啥啊?俺不在这么!”一阵粗犷的声音从里屋传了出来。

“爹,你没事吧!”狗蛋扑了过去,直扑到了床边。

只见那四十多出头,皮肤黝黑的男子靠在旁边哈哈大笑了起来,绑着绷带的手臂静静地放在一边,摸了摸狗蛋的头说:“嘿,这小伤,马上就好了!俺可是狗大壮,哪有那么脆弱!”

狗蛋也“嘿嘿”地笑着起来,随后又说:“爹!你又去管这些事?树多,让他们砍了去不就行么!何苦还伤了自己呢!”

“这话就不对了!”狗大壮一脸严肃地盯着狗蛋,“树虽多,可你砍几棵,俺砍几棵,岂不是没了!你可知道树对俺们村庄可多重要么!这些树,多半都是俺们的祖辈们辛辛苦苦栽培出来的,不说别的,这些年来,这片森林带给俺们幸福和安宁!再说,狗蛋啊!你是不知道,这林子的好处多大。看那邻村,前几年发了场洪水,全淹了,要不是有这些树在,俺们村也要被这大水泡上一泡了!”

狗蛋听了惊讶地问道:“这树真那么神奇吗?”

可不是么,俺们吸进去的气可全靠它哩!”狗大壮顿了顿说,“你看,山上绿绿的,不可美了么!看着心里都舒坦了不少,等俺手好了些,俺带你进山瞧瞧!”

狗蛋欣喜地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几窗外那大山。

 

与此同时,森林中。

一个穿着绿袍,头带尖尖绿色小帽的男孩啃着苹果坐在树上,其实再仔细一看,你会发现隐于发间那对尖尖的耳朵。

远处,一只小鸟飞来,落在他面前,用尖尖的小红嘴蹭了蹭男孩的脸蛋,扑楞着翅膀,叽叽喳喳叫了几声。

只见那小男孩侧耳听着,大口地啃了口苹果,气愤地说道:“可恶,那些人怎么就不知悔改,下次不要被我碰到!要不是我不能离开这森林,非要好好地惩罚他们一下!”

小鸟又拍了拍翅膀,点了点头,飞走了。

男孩苹果没咬几口,耳朵动了动,丢下苹果,叫道:“不好!又有人要来砍树。”说完,“咻”的一下不见了,只见一道绿光在树木间穿梭,还有地上剩下的苹果。

 

一个月后。

“狗蛋,你看仔细哩!这是香樟树,这是梧桐树,这是枫树……”狗大壮背着篮子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指着旁边的树说道。

狗蛋惊奇地抬着头,好奇地打量四周,细碎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透下来,密密麻麻,耳边是鸟儿清脆的歌声,迎面吹来的风夹杂着清香,不似村里那每家炊火和炽热,那风似乎要吹进心底,带来清爽。

忽然,一个苹果核从天而降,正中狗蛋的脑袋。

“哎哟,谁砸俺!”狗蛋摸着脑袋,抬头叫嚷着。不抬头不要紧,一抬头就看见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坐在树干上,摇晃着腿,吃着苹果,也注意着他。他放下捂着脑袋的手,眨马着眼睛:“你是谁?俺怎么没见过你?”

狗蛋看见树上的小男孩一愣,似乎没想到自己会看到他,忽见一道绿光闪过,小男孩不见了踪影。狗蛋惊呆了,忙追上前面的狗大壮,又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那男孩又出现了,躲在树后,也好奇地看着他。狗蛋冲小男孩咧嘴一笑,摇了摇手。

第二天,天还没亮,狗蛋就爬起了床,换上干净利落的小夹衫,又背上了背包。刚想出门,又退回来,在厨房折腾了一番才出门。

森林的早晨有些湿雾,露珠在叶子上滚落,空气更加新鲜了,头顶鸟儿的啼叫清脆婉转,谱成一首大自然的美妙乐曲,迎接外来的访客。

狗蛋边走边抬头寻找,直至太阳已完全升起,昨天的小男孩半点影子也没看到。正当狗蛋失落地想往回走时,头顶传一阵笑声。狗蛋惊讶地抬起头,果然是那男孩,依旧坐在树干上,摇晃着双脚。

“嘿,你在找我吗?”

狗蛋点点头,说:“嗯,你是谁啊,不是俺们村子里的,是邻村的吗?”

小男孩跳了下来,轻盈地落地,笑嘻嘻地说:“不是啊,我是精灵。”

“精灵?”狗蛋往后一退,张大了嘴,问:“是妖怪吗?”

小男孩拍拍身后的石头,坐下,说:“我是这片森林的守护者,负责保护这片森林不受到侵害。”

“俺说呢!怎么没有人能从这林子砍一棵树出去,原来是你啊!”

小男孩做了个“嘘”的手势,笑了笑,说:“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

狗蛋挨着小男孩坐下,悄然想起,打开背包,拿出一个热馒头,掰成两半,递了过去,说:“给!你应该没吃东西吧,这是俺们家最好吃的东西了,俺偷偷拿出来的,尝尝。”

小男孩接过,咬了一口,点点头,说:“好吃,好吃,软软的。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俺?俺叫狗蛋!”狗蛋也咬了几口馒头,说道:“你哩?”

“我,我……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小男孩嚼着馒头,说着。

狗蛋深思了一会儿,欣喜地指着地上的叶子说道:“那就叫你叶子好了!”

“叶子?”小男孩沉思了一会,“好!狗蛋,那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

“好啊,好啊!”狗蛋站了起来,说:“那你跟俺一起下山吧,俺有好多好朋友,俺们一起玩!”

小男孩摇摇头,说:“不行啊,我不能离开这片森林。”

“那,那……那俺带小胖他们上山,俺们在一起玩啊!”

“他们看不见我的。”小男孩将手上最后一点馒头吃完,摇摇头。

狗蛋睁大了眼睛:“那俺怎么见得到你?”

小男孩又摇摇头,头上的帽子也跟着摇晃,甚是好看。

阳光洒下,将小男孩和狗蛋包裹了起来,森林变得亮堂,仿佛披了层纱,在天地间舞动。

 

那之后,狗蛋和小男孩也就成为了好朋友,狗蛋天天带着一些小馒头,有时是一个月吃不上几次的奶糖。而小男孩就在森林里,将早上从树叶上取来的露珠,还有林中的野果采来,也够玩上一上午或一下午。

狗蛋在小男孩的熏陶下,变得越来越喜欢森林,森林中的动物们也都熟稔了,欢声笑语不断。

“叶子,等俺长大了,俺要和你一起保护森林,保护俺们共同的家园。”狗蛋仰望蓝天,坚定地说着。

小男孩似被狗蛋一席话逗笑了,哈哈大笑起来,拍着双手:“好,好好,咱们一起保护这个地方,约定好了哦。”说完,捡起了一块石头,在那森林中心最粗壮的树上刻着。

狗蛋好奇地凑上去看着,小声地念着:“叶子和狗蛋约定要一起保护家园……”

“好了!这样一来就好多了,狗蛋,我们约定好了哦!”小男孩插着腰,仔仔细细又看了看,说着。

日子一天天过着,想砍树的人依旧是不得半点好处,而这秘密只有狗蛋知道。听闻有人受伤总是偷偷一笑,跑上山去陪着叶子说话。就当以为日子就如此快乐且安宁地过着,谁知,看似平静的日子竟然掀起万丈波澜。

 

“不好啦,山上失火啦!”

就在一个平静的夜晚,所有人都还在睡梦中,一阵敲锣打鼓声将所有人惊醒。

狗蛋揉揉眼睛坐了起来,只见窗外的山上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狗蛋一惊,什么困意都没有了,穿好衣服就要下床。狗大壮也坐了起来,砸巴了下嘴巴:“啥事啊,还让不让俺睡了!”当看见窗外的山上混乱一片,也是一惊,挣扎起来也匆匆下床。

山下都是些衣服没穿好就匆匆爬下床的村民,很多村民都拿着水桶去抢救。可是,也难扑灭。狗蛋被拦在了外面,心里一直都在叫喊着:“叶子,叶子!”狗蛋在外面急得团团转,惊异地流出了眼睛。这时,人群中又冲进一个熟悉的身影,狗蛋又是一惊,大叫:“爹!爹!”只见狗大壮拎着水桶直往火场里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大伙的视线中。

狗蛋挣扎着,叫喊着,直到嗓子嘶哑,再也喊不出话来了,只能流着泪,也想冲进火中。一旁的妇人也哭着,抱着狗蛋,焦急地盯着那些进进出出的人。

一场大火一直烧到黎明才渐渐熄灭。天亮了,救火的人越来越多,要完全扑灭,有了新希望。可是,狗蛋的希望没了,这场救火行动中,伤亡并不严重,可是狗蛋的父亲却在这场大火中英勇就义。狗蛋被自己的指甲掐得生痛才深知这不是一场噩梦,而是一场噩耗。狗蛋发疯似地跑上了山,跑进了林子,大声地哭喊,疯狂地找寻着。在一块石头后面,发现了被伤得奄奄一息的叶子。狗蛋抱着叶子,将它放在石头上,一屁股坐在地上就痛哭了起来,以往充满生机的森林在这场大火中虽不是全军覆没,可是,黑漆漆的树干和满地的荒凉尽现。

这场火,将狗蛋的父亲和狗蛋的希望一起埋葬了。但是,只有在狗蛋看着叶子时,才有了那么点希望,才相信着自己一定能和叶子一起让森林重现以往的美丽。

 

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

狗蛋从一个不懂事故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跟他人无异的汉子,从一个活泼开朗的男孩变成一个沉默不语,低头干事的男子汉了,也从一个天天没事就往山上溜变成偶尔上山去打理打理着森林的人。叶子在那场火中伤得不轻,已经很难将想要偷盗树木的人狠狠教训一顿了,这重责也就落到了狗蛋的身上。

狗蛋他爹死了,家中的生活一下艰难了许多,再加上他娘在那场火中伤心欲绝,身体一下就被整垮了,整天卧病在床,以泪洗面。很快,家中一贫如洗,很多时候,连饭也吃不上,要不是有好心邻居帮忙,怕也要饿死。

狗蛋要不坐在树下皱着眉头看着远处的叶子,要不唉声叹气的。叶子依旧坐在树顶,依旧维持着小男孩的样子,只是身体已微微有点透明了。狗蛋也曾问过怎么回事,可是叶子就只是摇摇头说没事,什么话也不说。

直到有一天,狗蛋坐在院子里抱头痛哭:“不行了,这日子过不了了,家中靠我一个人,都养不了了,娘断了药,怕也是活了成了,怎么办,怎么办?”

小胖走进院子,抱住了狗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抬头看见远处的山,忽然眼睛转了几圈,高兴地说:“狗蛋,王二他们不老想着砍树么,我曾听他们说过,这些树要是到城里卖可以赚大钱了,你砍几棵去卖卖,说不定这日子也就好过点了。”

“不成!不成!”狗蛋擦擦眼泪,说道:“这树可是俺爹用生命保护下来的,怎么能说砍就砍呢!”

“你先砍一点,反正那里那么大,怕什么,砍不完的!再说,还可以再种啊!”

狗蛋听后,抬头望了眼山,似乎被小胖的话打动了,犹豫地点了点头。

 

“叶子,你出来,俺能跟你商量一件事,叶子,叶子……”狗蛋在森林呼叫着,四处都不见叶子的身影。

“我在这!”忽然一阵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狗蛋回过头,却什么也没看见,惊慌地问:“叶子,你在哪里,俺怎么看不见你了!”

“看不见了么……我就在你面前……”那声音渐渐小了,说不出有多失落。

“叶子,俺跟你说!”狗蛋盯着前方,都不知把目光聚集在哪,只是说着,“是这样的,俺打算砍几棵树拿去城里……”

“不行!砍树绝对不行!”狗蛋话还说完,就被叶子打断了。

狗蛋微微弯了弯腰,说:“家中真的没钱了,俺是不得已才要砍树的,树这么多。再不行,等渡过这关,俺再种不行么?”

狗蛋一边说着一边蹲了下去,懊恼地捂着头,略带哭腔。

“……”那之后是久久的沉默。

狗蛋见叶子不说话了,站起身来,说:“俺就砍一点,就一点啊!”说完,跑下了山。

只见空气中滑过一颗无声的眼泪。

 

一阵刺耳的电锯声划破长空,发出“嗡嗡”的声音,才一瞬间的功夫,一棵树倒下了,惊得鸟儿四起。树木被运上货车,捆绑起来,轰轰向村外驶去,村民们都好奇地围观着。

“这老实的狗蛋怎么也做起这没良心的买卖了?”

“不晓得哦,听说是没钱花了,要给他娘治病哩。”

“哎……”

狗蛋回村了,满面欣喜,不仅治好了他娘的病,而且成了这个村子里较富裕的人,娶了老婆,生了孩子。可是危机又来了,人口多了,开支又不够了,狗蛋又愁得慌了手脚。

狗蛋望着那座山,自从砍了树,狗蛋已经很久没有再上山了,他觉得自己无法再面对叶子了,他已经看不到叶子了,已经和常人无异了。而那座山,有了狗蛋的先开手,也渐渐有偷鸡摸狗的人上山砍树,狗蛋开始也会阻止,却被别人一句“你都能砍,俺为啥不能砍”堵得哑口无言,后面也不怎么管了。

就当狗蛋感慨万千时,王二的儿子王已来了,开口就道:“狗哥,俺最近手头上紧,可以借俺点钱么!”

王二的儿子跟王二一样不是什么好人,只是王已胆小,不敢上山砍树,只能到处给别人出馊主意,分一杯羹。

狗蛋叹了口气,说:“钱什么钱,俺自己都发愁了。”

王已忽然露出了奸诈的笑容,笑脸格外灿烂,凑上去,说:“狗哥,当初你家里有钱不就因为卖了几棵树么!你再去砍点,不就能解决困难了吗!”

狗蛋摇摇头说:“不行,这树,俺不能再动它了!再说,这林子可是俺爹用命换来的。”

王已“呵呵”了两声,嘲讽似地说道:“狗哥啊,你爹这么护着树,最后呢,反把自己陪进去了!再说,这林子可就是一座宝藏,卖了它,你何愁没有钱花,住新房,城里人开的车你都能弄一辆进来,你老婆孩子跟着风光,这苦日子,难熬哟!狗哥,别说,李四他们不也在砍么,这是你爹用命换来的,便宜了他们,还不如拿来自己用!狗哥,好好想想吧!”

王已走出了院子,狗蛋发了好一阵呆,目光盯向山上,发出了贪婪的光芒。

 

狗蛋再次进山了,带了更多的帮手,开始大面积地伐树。林子里以往的安静全被打破了,取而代之的,是电锯的刺耳和树木倒下的声音。狗蛋再也听不见叶子的声音了,偶尔会有树枝拉住衣服,却也阻挡不了他贪婪的脚步。一排一排的树木被一辆又一辆的货车运进了城,带了一件又一件新奇的玩意带进了村。

 

狗蛋回村了,满面风光,他的贪婪更大了,恨不得将整座山一起运进城里。村民都摇头,唉声叹气。森林里的树还在一棵棵倒下,狗蛋的生意更大了,名利、金钱、地位,将他的双目完全蒙蔽。

直到狗蛋和他的同伙被警车带走了,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严惩。

 

没过几年,一场山洪暴发了。村庄因为没了森林的保护,一下全都被冲毁了,村民失声尖叫,四处逃窜。

山上的小叶,看到这一幕,情急之下,变成一棵大树,将一个失足落水的小孩救了起来。大水整整浸漫了四五天,才渐渐消退。

狗蛋在牢里,收到一封家书,得知家里的情况,痛心不已。晚上,狗蛋做了个梦,梦见曾经和小叶在森林一起玩耍,曾许下承诺要保护这片森林。忽然,梦境一变,听见村民的惨叫,洪水泛滥,整个村子都被淹没了。狗蛋一睁眼,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滴下悔恨的眼泪。他决心痛改前非,现在才明白以前父亲曾跟他说过保护森林有多么的重要。

几年过去了,狗蛋在牢里表现突出,被提前释放。

他决心重回家乡,将自己亲手毁灭的森林重新护起来,头顶又浮现出叶子那张明媚的笑脸,他说:“我们约定好了要一起保护这片森林哦。”

(保护森林,是人类能为大自然做到的事。)

End

 

叶子自述:

我是一个精灵,我守护着这片森林。我也不记得我在这片森林中活了多久,我的动物朋友虽然多,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类朋友。

我惩罚每一个想要砍树的人,可我能力也有限,我只能确保这片森林绿色常驻,可周边的树木已渐渐面目全非。我很痛心,为什么人类总想着伤害树木,明明树木能带给人类的好处,有很多很多。

村子里的人并不全是坏人,也有一些为保护树木做出贡献的人,可是依旧没人看得到我。就当我以为我要一直简单枯燥地过日子时,他闯入了我的生活。那日,我依旧坐在树上吃果子,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带着他进入了我的视线,我好奇地盯着他们,他抬头也看见了我,也好奇地看着我,他问:“你是谁?俺怎么没见过你?”这么多年,他是第一个看得见我的人,我一惊,飞快地藏了起来。

我躲在树下偷偷看他,他转过身,冲我咧咧嘴笑了,还冲我摇了摇手。我偷偷地跟着他,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山口,渐渐不见,我才回到了林中,我很奇怪他为什么看得见我。可是第二天他又来了,他跟我说话,我看着他那纯真的双眼,才觉得他能看得见我一点都不奇怪了,他那纯洁的双目似乎能看透一切。他跟我分享了一个热热的、软软的,香香的东西,吃进肚子里暖暖的,后来我才知道那叫馒头。

他说他叫狗蛋,还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叶子。我们理所当然成为了好朋友。

他天天来找我,他带来馒头和糖果,我也渐渐习惯采来野果和露珠放在一旁等着他。

他会跟我说村庄里发生的事情,说谁家谁家怎样了,遇到好玩的事我们一起捧腹大笑,伤心难过的事情,我陪他叹气。我也会带他在森林中逛着,我将我的动物朋友们都介绍给了他。我们在这,就觉得这里是我们的家园。

那日,我和他躺在草地上,他仰头看着天空,忽然以一种不容质疑的语气说:“叶子,等俺长大,俺要和你一起保护森林,保护俺们共同的家园。”我一愣,拍手叫好,可谁也不知道我笑出了幸福的眼泪,我将我们的承诺刻在树上,并发誓一定要遵守它。

 

可是,就在一个平静我夜晚,我还在睡梦中,小鸟将我从梦中唤醒,森林中弥漫着一股烟味。我一惊,不好,森林东面燃起了大火!火势太大,我的法术已经无能为力了。我跟火努力抗争,可是这火出现得甚是诧异,很快,火势趁着风越烧越旺。我带领动物逃脱,可火势太大,将我们团团围住,树木烧毁,也伤害了我的灵力,很快,我倒下了,模模糊糊听见有人叫救火。随后,一阵乒哩乓啷的声音,开始有人提着水往火场中冲。随后,我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火已经灭了,周围还是弥漫着一股并不好闻的烧焦味。我听见狗蛋坐在我旁边哭,我费力地坐起身,才得知他父亲在救火行动中英勇就义了。听村民说,着火时,他提着桶冲到最前面,直直冲进火海,来回几次就再也不见出去。等火灭了,村民才发现他已死在了林中,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都被烧焦了。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这么一个好人就这样死了,为了这片森林付出了他的一生,我顿时觉得铺天盖地的黑暗向我涌来。

后来,我便很难见到狗蛋了,偶尔见到,他笑起来并不开心,总是淡淡的,眼里少了种活泼,多了种茫然。他们家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很多时候他就在我面前,我们都只能沉默,要不就是埋头工作一天,然后一句话也不说就转身离去。

那天,他呼唤着我名字,我欣喜地站在他面前,他却似乎看不见我。我说:“我在这!”他很惊慌地四处寻找。我一惊,他看不见我了,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失落。后来他又说,他打算砍树卖钱,我慌忙地打断了他。他却哭了,向像我抱怨家中的情况。我看着他,他变了很多,曾经我认识的那个狗蛋我似乎已经很久没见过了。我沉默不语,心里却在流血。他站起身,跑下了山,我看着他的背影,才知道,很多东西都变了,很多人都不再回来了。

我躲在一旁看着他砍树,却已经无能为力了。那场大火将我烧伤,我已经不能再阻止人类砍树了。我本以为有他就够了,可现在连他,也要来砍树。我哭着,对运上车的树说着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它们。

狗蛋回村了,赚了好多钱,可是地上的树墩却在那里,看得我触目惊心。狗蛋自从砍完树再也没来过山上了。我努力想要治好那些受伤的树,可是并没多大效果。

自从那次,上山砍树的人越来越多了,可我只能看着树木倒下然后独自流泪。

狗蛋又上山了,他完全变了个样子,他眼里闪出贪婪的光芒,刺耳的电锯将树一棵棵砍倒了。我在他耳边说话,可是他已经完全听不见了。我用树枝扯住他的衣角,却也阻挡不了他贪婪的脚步。我害怕极了。山上的树一天一天减少,我已经奄奄一息了,森林和我本是共存体,它一天天减少我也一天天消失,直到不见。动物朋友们都远离了,山上除了我,就是未砍倒的树和触目惊心的树墩。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当初的一个承诺竟抵不住世俗的诱惑,可是又有多少人能抵住呢。我摇头叹息,伤心欲绝。

后来,狗蛋被带上了警车,我也不知道他后来怎样了。

再后来,山里爆发了一场大水,那一瞬,村民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我本想让这些无知的人类尝尝苦头,可是我却做不到熟视无睹。我化成一棵树木,顺水而下,救起了一个失足落水的小孩,努力将洪水改变流向,使它给村庄的伤害降到最低。四五天过去了,洪水渐渐消退,我已经连化为原样的力气也没有了。我知道我不能离开森林,可我却打破了原则。

我身体慢慢变得透明,我忽然想起以前的狗蛋,我们以前的生活,笑了,却流下了伤心的眼泪。难道人们真的可以为了所谓的金钱地位名利而改变原有的心智,使人双眼蒙蔽。

“其实保护森林很简单,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可不可以,再多爱我一点。”

我在消失前说了最后一句话,虽然面带笑容,却流下了伤心的眼泪。那一瞬天地间下起了大雨,在每一寸土地上。山上,那些被砍伐的树开始有了新的生机。这也是,我能为这个世界,做的最后的事情了。

此文谨献那些曾伤害树木和保护树木的人们,呼吁大家保护森林,爱护树木,其实我们能为大自然做到的,还有很多。

 

阅读 21623
会员信息
专业号:小杨


小杨的最新文章: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